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当前位置 :首  页 > 分析报告 > 各区分析 > 文章查看
各区分析
白色 蓝色 灰色 绿色   [字号      ]
2017年奉贤区外来农民工市民化调查报告 奉贤区统计局     2018-02-02

为客观反映我区外来农民工生活现状及其市民化意愿,国家统计局奉贤调查队在上海调查总队的统一布置下,抽取我区两个村委、两个居委、一个建筑工地和一个工业园区等6个调查小区,合计90户外来外来农民工,开展外来农民工市民化进程动态监测调查。本次调查对象是户口性质为农业且年龄在16周岁及以上非在校学生的外来务工人员,包括被企业(单位)招用的固定岗位就业的外来农民工,也包括自主创业、自谋职业的灵活就业的外来农民工。调查结果显示:外来农民工以租房居住为主,就业主要集中于制造业,从业时间较长,但对工作和工资满意度较高。社会融合程度相对偏低,子女本地就学难,与未随迁的家人之间相处时间较少、房价高等诸多因素导致外来农民工的外来意识较强,定居意愿不明显。

 

一、调查样本基本情况通过在国家统计局抽取的6个调查小区内的90户外来外来农民工入户访问,用手持PDA采集问卷数据,共收集有效问卷90份,受访者样本基本情况如下:

 

表1 :                   调查样本基本情况

二、外来农民工以租房居住为主,人均住房面积远低于平均水平调查显示,50.0%的外来农民工租赁私房,32.3%的外来农民工由单位或雇主提供住房,16.7%的外来农民工自购商品房。从住房面积上来看,被访外来农民工家庭人均住房面积为11.4平方米,远低于2017年奉贤区居民家庭人均住房面积41.0平方米。90户外来农民工家庭中有23户为集体居住,平均同一房间内集体居住2.6人。

 

在家用电器方面,外来农民工享有最多的是电视机(68.9%),其次是洗澡设施(66.7%),然后是电冰箱和计算机(均为52.2%),最缺乏的是取暖设备(45.6%)。同时,三分之一的外来农民工拥有汽车(如下图)。

 

图1 :       外来农民工家用店铺和汽车享有情况

问及对现在居住条件是否满意,18.9%的外来农民工表示“非常满意”,48.9%表示“比较满意”,24.4%表示“一般”,7.8%则表示“不太满意”。其中表示“不太满意”的7户外来农民工家庭,均为租赁私房或单位/雇主提供住房,同时均无取暖设备、洗澡设施、电冰箱和洗衣机。

 

三、外来农民工就业主要集中于制造业,参保情况良好调查显示,83.3%的外来农民工为企业雇员,8.9%为自主经营,1.1%为雇主,6.7%为失业状态。在就业人群中,行业分布主要集中在第二产业(制造业和建筑业),占就业人员的比重为64.2%。从职业分类上来看,外来农民工从事职业主要以商业、服务人员和生产、运输设备操作相关人员为主,合计占比为63.1%。

 

从外来农民工家庭参保情况来看,养老和医疗保险的参保率为82.2%和84.4%,其中58.1%参保本地区统筹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及医疗保险,24.3%参保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合作医疗。

 

四、外来农民工从业时间较长,对工作和工资满意度较高调查数据显示,作为雇员的外来农民工平均每周工作5.8天,每天工作9.0个小时。仅四分之一的外来农民工接受过职业介绍、职业指导或就业训练等有关服务。虽然外来农民工接受政府公共就业服务比率相对较低,但仍有61.3%的人对目前的工作表示“非常满意”或“比较满意”,32.0%表示“一般”,仅有5.3%表示“不太满意”和1人表示 “非常不满意”。

 

作为雇员的外来农民工,人均月工资为5053.4元,与我区2017年前三季度从业人员平均工资相比,少1200元左右。46.7%的外来农民工对目前的工资收入情况表示“非常满意”或“比较满意”,42.7%表示“一般”,仅有9.3%表示“不太满意”和1人表示 “非常不满意”。调查同时显示,受访外来农民工户均月生活消费为2709元,其中最主要消费支出为食品烟酒类,占比40.3%;其次是居住支出,占比20.3%;然后是衣着以及日常生活用品,占比14.8%(见下图)。

 

图2 :        外来农民工户均月度生活消费情况

五、对自身健康状况满意,医疗服务意识相对比较薄弱调查显示,91.0%的外来农民工对自己的健康状况表示满意,其中50.0%表示“非常满意”,41.0%表示“比较满意”;仅有9.0%表示“一般”,无人表示不满意。同时,97.7%的人最近两周内都没有患过病或受过伤。过去12个月里仅有6.6%的人有报销过医药费,93.4%的人过去12个月里都没有报销过医疗费,对被问及的这部分群体里,有38.9%的人对报销医疗费这件事还不太了解。

 

逾半数的外来农民工(56.0%)在过去一年中都未接受过健康服务,也不知道从哪些渠道和机构去获悉、得到健康服务和帮助。在接受过健康服务的小部分群体里,受过健康教育和传染病防控宣讲的居多(37.7%)。外来农民工获得健康教育和传染病防控宣讲的途径也比较单一,近半数的人是被动地从工作单位获得。

 

六、外来农民工社会融合程度相对偏低,缺乏心灵归属感调查显示,外来农民工在工作之外的生活是比较单一的,主要活动依次为上网39.2%、休息36.2%、看电视24.1 %,朋友聚会、参加文体活动、逛街购物等选项占比则较低(见下图)。在“除家人外,业余时间主要和谁在一起”的问题中,41.1%的外来农民工选择老乡,33.3%选择同事,仅有11.1%选择当地朋友,还有3.3%表示其他外来务工人员一起。从找工作和困难求助来看,生活中遇到困难或找(换)工作时,近9成外来农民工还是选择以家人、亲戚和老乡帮忙为主,仅有12.2%选择找当地的朋友。当被问及家里人是否参加过所住社区组织的活动时,有67%的表示从没参加过。可见,外来农民工中大部分人的社交圈还是比较狭小,社会交往人群很单一,局限于老乡和同事,游离本市居民之外,没有真正融入城市,缺乏归属感。

 

图3:         外来农民工业余时间的主要活动情况

七、农名工与未随迁的家人之间相处时间较少调查显示。90户外来农民工中未随迁的家人有127人,占总人数的41.9%,其中0-17岁的儿童占9.2%。对于农名工来说家人的健康才是使他们安心的工作的原因之一,未随迁人员的健康状况绝大部分是“健康”或者“基本健康”(97.6%),仅一小部分未随迁人员为“不健康,但生活能自理”。因外来农民工在外工作原因与未随迁家人居住甚少,在过去十二个月里农名工与未随迁家人相处居住的平均天数是27.8天。37.80%的外来农民工每天与未随迁的家人联系,37.0%保持每周与未随迁家人联系,8.70%为每月与为随迁家人联系一次,也有16.50%的外来农民工是有事才联系。

 

八、本地升学难,费用高是外来农民工子女本地就学的主要问题无论留在家乡的未随迁的还是随父母进入城市的子女,其教育问题对于外来农民工有着重要的影响。此次调查的90户外来农民工家庭中, 18周岁以下的共有53人,其中未随迁的子女过半。调查显示,受访者觉得与同龄人相比,自己的子女的成长状况包括身体和心理健康,以及学习和交往能力“非常好”的占52.8%,觉得“比较好”的占30.2%,觉得“一般”的占17%。正在就学的儿童中绝大部分上的是公办学校,极少数上的是有政府支持或无政府支持的民办学校。对于学校师资的条件的评价,86.8%的外来农民工表示“非常好”和“比较好”。大部分外来农民工表示本地升学难,在本地不能参加高考,费用高是子女本地上学面临的最主要问题。

 

九、外来农民工在奉生活满意度较高,但外来意识比较明显调查显示,21.1%的外来农民工对目前在奉贤的生活状况表示“非常满意”,40.0%表示“比较满意”,26.7%表示“一般”,11.1%表示“不太满意”,近1人表示“非常不满意”。对本地生活的适应程度上,25.6%的外来农民工表示“非常适应”,37.8%表示“比较适应”,32.2%表示“一般”,仅4.4%表示“不太适应”。虽然整体上外来农民工对在奉生活状况满意度和适应度比较高,但外来意识仍然比较明显,仅两成的被访者觉得自己是本地人,逾七成的外来农民工觉得自己不是本地人,其余小部分人则表示说不清楚。

 

问及是否有定居意愿时,38.9%的外来农民工表示有在城镇定居的意愿,25.6%没有确定未来的方向,有35.5%明确表示没有定居意愿。在关于城镇定居障碍的问题中,外来农民工表示认为最主要的障碍是户口进不来、收入低和住房贵(如下图)。

 

图4:           外来农民工认为城镇定居的主要障碍

十、进一步推进外来农民工市民化的想法目前,外来人口占我区常住人口比重已经超过50%,而外来人口的流入又明显缓解了我区人口老龄化与劳动力短缺的压力。特别是在制造业、建物业等我区支柱性行业中,外来劳动力占比已经接近60%。目前我区产业结构由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高端绿色制造业、现代服务业转型,而产业结构升级是一个渐进过程,人口调控战略应兼顾各类企业的实际需求,辅之配套性技能人才支持和人才引进政策,循序渐进式开展和实现我区外来人口调控。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引导人员合理分流。由市场“选择”人口结构,因为有什么样的产业,就有与之对应的人口。加大投入,降低条件,尽可能地挖掘各类教学资源,方便外来农民工子女就近入学。同时加强复审,尽可能确保符合条件的随迁子女能够享受教育公共服务让符合条件的优秀外来农民工要确保基本的教育期望,让其享受平等的义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