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历史
白色 蓝色 灰色 绿色   [字号      ]
秦汉统计思想代表人物 上海市统计局     2019-02-26

秦代时间短暂,加之实行“焚书坑儒”的文化专制政策,阻滞了统计思想的发展。汉代实现了长时期的国家统一,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统计思想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出现了司马迁、徐干、仲长统等统计思想家。他们都结合实际,就统计工作的一个或几个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司马迁:提出统计表编制理论

司马迁是西汉史学家、文学家,曾任太史令。他在《史记》中编制了10张统计表,还提出了编制统计表的理论。他指出统计表的功用:一是能够删除繁冗的文字叙述,简明扼要地表现事物的本质;二是能够系统地组织和合理地排列各种重要资料,以便观览和比较;三是便于综合观察事物的终始及其规律。创制统计表的目的是表明国家兴盛衰亡和治国之道,供人们借鉴和应用。司马迁创制统计表,是对中国及世界统计史的一大贡献,比欧洲表式学派的丹麦历史学家安杰生在1741年出版的《文明国家一览表》,要早1800余年。

司马迁对资金周转与盈利也有一定认识。他认为,一定数量的本金,一般都可获得合理的利润。他通过大量调查,了解到当时的合理利润为平均年利20%。如果想获得20万钱的利润收入,就须投入100万钱的本金。不过商业中的资金周转速度要快于一般生产事业,因此盈利也会高出数倍。

徐干:强调人口统计是治国之本

徐干是东汉末期文学家,著有《中论》20篇,其中第二十篇《民数》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篇讨论人口问题的专论,虽然在他之前有管仲、李悝、商鞅等思想家谈及人口问题,但都是在论述其他问题时附带提及的。徐干在人口统计方面的观点主要有:一是全面掌握人口数字是治国之本。他认为“民数”是国家分地处民、征发赋役、造作器物、制定禄食、组织军队的基本依据和建典立制的基础。二是对人口要加强组织管理,切实进行清查统计。为了掌握人口的数字,徐干提出仿效周朝的“六乡大道”之法加强户籍管理,掌握人口的变动情况。三是当政者如果不能管理好户籍,对人口调査不完整,必然会引起逃避徭役、不纳赋税,不事耕作甚至盗窃、抢劫等重大的社会政治问题。

仲长统:重视人口调查与财经统计分析

仲长统是东汉末期思想家,曾任尚书郎。他在《昌言·损益篇》中提出了16条治理国家的政务纲领,其中第一条就是 “明版籍以相数阅” (版籍即登记人口的簿册),足见他对人口调查的重视。他认为,青壮年10人中必定有1人能胜任“什伍之长”,这样就有100万什伍之长;什伍之长中又有十分之一可为“佐使之才”,则可得10万佐使之才;而佐使之才中又有十分之一可使“在理政之位”,又可得1万人。因此,他得出“土有不用,未有少士之世也”的结论。

仲长统还运用统计数字对国家的财税情况进行了分析。他认为,如果实行什一之税,则每年的财政收入,就可以有几年的积蓄。从汉安帝到质帝年间(106——146年),全国大约有近7亿亩的垦田,如果每亩平均收获3斛,以田赋“什一之税”计算,其应有2.1亿斛的田赋收入;以西汉时期较低的谷价每斛30钱计,共为63亿钱。而据《桓子新论·遗非篇》记载,财政充裕的宣帝时代,每年的全部财政收入也不过40余亿钱。可见此时仅田赋收入,已较宣帝时期的全部财政收入多出二分之一。所以他的分析是有充分根据的。